• 电话咨询

  • 0937-5957566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>网站资讯>> 网站资讯 >> 详细页面

网站资讯

敦煌印象:历史之旅,艺术之旅,震撼之旅

网站资讯 更新时间2015-9-10 12:58:001916人已关注
敦煌西线行
       “敦煌可以玩两天,第一天走走敦煌西线,就是雅丹地质公园、玉门关、汉长城、阳关、西千佛洞。第二天去莫高窟和鸣沙山,晚上在鸣沙山露营。”郭慕深的敦煌行如此安排。
       “来到昔日丝绸之路上的重镇敦煌,我才算是见识到了真正的大漠风情。天高云淡,阳光明媚,湛蓝天穹薄云飘,辽阔大漠黄沙吹。”郭慕深说。
       到了敦煌还没到中午,郭慕深事先在网上预订了青年旅社沙洲驿,“45元一晚,上下铺,一个房间8个人住。”在客栈老板的建议下,当天下午,她和朋友与另外5个学生拼车去游敦煌西线。
       玉门关遗址距敦煌城约80公里,汽车一路西行,两边的戈壁滩上,始终看不到树木、村庄,也看不见一个人影,“我脑子里一直盘绕着‘大漠孤烟直’的诗句,但一直没看见‘孤烟’,没能见到诗中的意境,觉得有些遗憾”。
       “其实玉门关倒没什么看头,一座土城关,重要的是它的历史意义。我最喜欢的倒是玉门关外的这一片戈壁,稍有一些水的地方就会生机勃勃,让人惊叹生命无处不在的顽强和坚毅。”汉代玉门关遗址像是一座四方形小城堡,耸立在东西走向戈壁滩狭长地带中的砂石岗上。郭慕深坦言,有时对着荒凉的沙漠会觉得行程有些枯燥单调,在这里玩,就要探寻风景背后的历史。
       离玉门关不远就是汉代长城遗址,在汉代,这里东西走向的长城蜿蜒逶迤,一望无际,还筑有一座方形烽火台。望着用稻草和泥巴混合而垒成的汉长城遗址,郭慕深想象着两千多年前汉军和匈奴在这里厮杀争夺的情景,脑中浮现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”的诗句。
       顺着玉门关西行,大约一个多小时后,她看见前面的戈壁滩上一座座土丘突兀耸立,就像是一幢幢高低错落、鳞次栉比的建筑,“有的像大楼,有的像教堂,有的像清真寺,有的像蒙古包。司机说魔鬼城,也就是敦煌雅丹地貌地质公园到了”。由于大风刮过时,这里会发出各种怪叫声,因而也被人们称之为“魔鬼城”。
       敦煌雅丹地貌土质坚硬,呈浅红色,与青色的戈壁滩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格外引人注目。
       进入景区后,沿着雅丹地貌约有十几公里长的公路,“景区内专门有车载着游客沿着公路行进,车票包含在门票之内,车子总共在路上停留4次,游人可下来拍照、观赏”。
       一路上,郭慕深像是走进了天然雕塑艺术博物馆,每个雅丹地貌都各具形态,千奇百怪,造型生动,惟妙惟肖。“像宝塔、像宫殿、像麦垛、像昂首远眺的金孔雀、像展翅欲飞的雄鹰、像大海中乘风破浪的船队,还有的像亭亭玉立的美女。”
       晚上回到客栈后,她和朋友出门去逛敦煌夜市,小吃、工艺品、特色小店,繁华的夜市与白天苍茫的景色形成鲜明对比。
莫高窟之行:走进艺术长廊,感受活着的历史
       “去莫高窟参观一定要遵守景区内的规定,不要擅自行动。”郭慕深说。去莫高窟需要提前预约,而且只能参观10个洞窟,但景区内有一个电子展示厅,在这里会全面介绍莫高窟。
       进入莫高窟后,每个人能领到一个“耳机”,跟在讲解员后面,用这个“耳机”听讲解。“一定要牢牢跟着你的讲解员,因为频率覆盖范围有限,一旦跟丢就收不到信号。而且每个讲解员能够带你进的石窟是不一样的,一定不要跟错队伍。切记,莫高窟内不允许拍照。”
       “尽管看不了莫高窟的全貌,但10个洞窟对我这个门外汉似乎已经够了,足够用很长时间去回味。”郭慕深仔细地看着这些壁画,从壁画的色彩中体会自魏晋以降色彩的流变,风格从浑厚到柔美、到精细的演进。
       壁画反映的许多佛家故事令她震撼。壁画内容也丰富多彩,古代画师创作的飞天女神在无边无际的茫茫宇宙中飘舞,有的手捧莲蕾,直冲云霄;有的从空中俯冲下来,势若流星;有的穿过重楼高阁,宛如游龙;有的则随风漫卷,悠然自得,既表现了盛唐的繁荣强大,又表现了画师们非凡的艺术创造力和表现力,强烈地冲击着郭慕深的视觉。
       从莫高窟出来后,郭慕深回到客栈休息了一下,然后退房前往鸣沙山。当晚她们要在鸣沙山露营。
       据介绍,鸣沙山东起莫高窟崖顶,西接党河水库,整个山体由细米粒状黄沙积聚而成。据说狂风起时,沙山会发出巨大的响声,轻风吹拂时,又似管弦丝竹,因而得名为鸣沙山。
       鸣沙山沙峰起伏,如虬龙蜿蜒,在艳阳照耀之下,金光灿灿,宛如一座金山。“我们沿着沙山山脊向上慢慢攀登。攀登沙山非常费劲,每上一步,就要往下滑半步。沙子非常细腻,光脚踩上去很舒服。”郭慕深每走一会儿,便停下来歇息一下,回头看看山下。慢慢的,一个被围栏围起来的湖出现在她的视野中,她猜测这就是月牙泉。
       经过近半个小时的跋涉,郭慕深终于到达山顶。向山下看去,人和骆驼都成了蚂蚁,敦煌城在远处依稀可见,而鸣沙山脚下的月牙泉全貌也展现在她眼前。
       看过《爸爸去哪儿》的人都记得“滑沙”的游戏,郭慕深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。但是鸣沙山看似陡峭,却不容易摔下去。“我从很陡的地方往下滑,居然都只下滑了几米就陷在沙里滑不动了。鸣沙山公园有滑沙游戏,坐在一个竹板上才能从上面滑下来,每滑一次10—15元。”
       在郭慕深看来,月牙泉只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湖,虽然水边有芦苇,有亭台楼榭,但景色也没有特别迷人之处。“只是当我置身水边,看着两边高耸的沙山时,心中惊叹,为何几千年来,沙山的沙没把这个湖填平?大自然的安排实在很巧妙。”
       当晚郭慕深和朋友租来帐篷在鸣沙山露营,“晚上天气很凉,蚊虫又多,睡不好,但是早晨起来时,能看到沙漠日出的壮丽景观。”